在血與汗中綻放微笑:十二運安保紀實

發布時間: 2013-09-13 09:49

  隨著全運圣火徐徐熄滅,全運安保工作也走向尾聲。回顧過去的歲月,安保工作人員在流血、流汗的同時,面對“零失誤”的安保工作,綻放出舒心的微笑。

  全運會期間,沈陽公安交通部門以涉賽車輛“零延誤”、涉賽人員“零事故”、人員疏導“零堵塞”、愛心傳遞“零保留”、道路交通“零擁堵”、科技設施“零缺陷”等多項優異成績,為全運安保工作交上了一張令人滿意的答卷。

  在這優異答卷的背后,又蘊藏著多少淚水與汗水?有多少令人敬佩又辛酸的感人事跡?隨著記者的探訪,這一切逐漸浮出水面。

  守一方安全,傷病不下火線

  全運會的安保不僅環繞賽場周圍,也體現在沈陽的大街小巷中。為了保證全運期間社會安定,防止校園附近發生惡性暴力事件,和平分局中華派出所民警張楠申請在和平一校門前執勤。

  記者沒想到的是,張楠是一名尿毒癥患者,長期需靠血液透析維持生命。然而全運來臨,他沒有“退居二線”,也沒有以病人自居,而是沖在安保一線,時刻嚴格要求自己。

  采訪中,張楠的同事告訴記者:“一次執勤中突降大雨,我怕他身體吃不消,就讓他去學校的收發室避雨,結果他對我說,‘不在執勤的崗位維持秩序,多影響警察形象啊!’他就在雨中站了一個多小時,期間有家長送來雨衣、雨傘,他怕影響視線都沒穿。”

  在超負荷的工作強度下,全市2570名公安交警中未發生民警執法過錯導致的群眾投訴案件,實現“零投訴”,他們用汗水詮釋了沈陽公安交警的良好形象素質。

  勞累暈倒骨折,仍心系全運安保

  道路交通的安全、暢通可謂是十二運安保工作成功的制勝點。沈陽公安交管部門秉承“開創新風、務實高效、文明交通、和諧全運”原則,公安交警全部實名制上崗,干部24小時在崗在位,每天指揮疏導時間長達10多個小時,沈陽交警支隊和平一大隊副大隊長曲杰就是其中的一員。

  在多日連續工作、缺乏休息的情況下,曲杰因勞累過度暈倒在崗位上。據他的同事回憶,“他倒下時仍緊握調度手臺,直到進入急救室都沒松開。”

  經醫生診斷,曲杰頭部枕骨多發骨折、腦震蕩、顱內有多處血點,神志不清,有生命危險。在經過48小時搶救后,曲杰醒來的第一句話不是抱怨委屈,而是“道路情況怎么樣?我得回去上班!”

  全運期間開閉幕式和賽事期間,沈陽交通各級指揮部下達指令2.5萬次,快速靈活處理各類信息、突發情況8300余件。指揮有力、指令準確、處置高效,安保人員以辛勤的汗水和布滿血絲的雙眼,保障了全運期間的順暢交通。

  全運雙職工夫妻,賽場“鵲橋相會”

  全運會中不僅有傷病和汗水,因封閉訓練和工作,很多安保人員長時間無法與家人團聚。其中相對“幸運”的全運雙職工,就在賽場上演繹了“鵲橋相會”。

  襲偉是棋盤山國保大隊大隊長,因全運安保需封閉訓練,40多天沒能回家。妻子彭春暉是一名醫生,時任蘇家屯區急救站站長。7月10日,小輪車測試賽在棋盤山舉行,作為安保人員的襲偉,與提供救助服務的彭春暉在賽場不期而遇。

  “我從來不哭,結果那天不知怎么,眼淚就止不住了。”襲偉告訴記者,“妻子見到我沒有一句怨言,就是囑咐我注意身體,之后我們就匆忙告別,各自回到崗位了。”

  襲偉的母親年過八旬,剛剛因癌癥做了手術。襲偉為了全運會安保工作,始終沒有抽出時間照顧母親。“還有我女兒,我承諾帶她吃肯德基、逛公園已經好幾個月,卻始終沒能兌現。其實我很想為母親洗一次腳,陪女兒吃一頓飯。”

  “我們同事中,為了全運會,很多人都長時間沒能與家人團聚。說不想家是假話,但是只要安保工作需要,我們就可以奉獻一切,”襲偉說。

  “高調做事、低調做人”是這些“安保戰士”的普遍共識。采訪中記者發現,“這都是我應該做的”、“守衛全運很光榮”、“吃苦受累不算什么”之類的話語比比皆是。他們紛紛向記者表示,“我們將‘為全運奉獻一切’當作工作準則。即使流血流汗,只要全運和諧穩定,就心滿意足了。”

新華網

[責任編輯: 李嘉欣 ]